音樂家冼星海:音樂爲人民

來源:轉載 發布時間:2007-11-23 16:00:44 浏覽次數: 【字體:小 大】


   新華網北京9月7日電(新華社記者周玮)延安魯藝山坡上的小土窯裏,火苗微弱的菜油燈映出一個身影,時而長久坐定,時而來回踱步……6天之後,一雙激動的大手捧出一疊樂譜,《黃河大合唱》誕生了!

    抗日軍民高唱著“保衛黃河,保衛華北,保衛全中國!”殺向戰場,消滅敵人;今人高唱著“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豪邁壯烈的場景在眼前浮現,壯懷激越的民族精魂在胸中跳躍。作曲家冼星海的名字,被人們牢牢镌刻在心間。

    出身于貧苦漁家,到巴黎音樂學院求學,回國後奔赴抗日救亡宣傳第一線——坎坷動蕩的曆程中,音樂,始終是冼星海的生命線索。

    1935年秋,30歲的冼星海回到上海。那時,日本軍國主義侵占我國東北後,把侵略的戰火燃向華北,中華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冼星海以音樂爲武器投身到抗日救亡運動中去。

    在《創作劄記》中,冼星海寫道:“1935年回到上海……在上海大約寫了300多首救亡歌曲……其中最流行的是《救國軍歌》,我是在五六分鍾內寫成的,現在全國都唱。”看完塞克的歌詞稿,他來不及找五線譜,就在一個廢棄的紙煙盒上記下旋律。有人回憶,這首《救國軍歌》創作出來沒幾天,上海抗日救國會就高唱著它,組織了群衆大遊行;傅作義將軍曾把它作爲指定的必唱曲目,在其部隊傳唱。

 《熱血》《青年進行曲》《保衛盧溝橋》《生産大合唱》《遊擊軍》《反攻》……噴湧而出的才情與激情,使得冼星海在短時間內創作出一個又一個經典;懷揣對祖國與人民的深深熱愛,冼星海在這條音樂之路上步步生花。

 著名作曲家、中國音協主席傅庚辰撰文懷念他:冼星海所取得的成功,創造的輝煌,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的原因是他選擇了一條正確的音樂道路,他走了一條人民音樂的路,音樂爲人民的路。冼星海曾在他的音樂論文和創作劄記中反複強調,“新音樂的本質”是“具有濃厚大衆化通俗化的特點”“它必須代表大衆的利益”“易懂又易于普遍”“易學而又易于傳播”“爲大衆所接受和把握”。

    有人感歎冼星海音樂創作的豐富與多産。在他的作品中,有表現英雄氣概的進行曲形式的,如《到敵人後方去》;有展示同敵人戰鬥的場景,將抒情與鼓勵融于一體的,如《在太行山上》;有表現百姓勞動生活的,如《拉犁歌》;還有爲戰鬥中的婦女、兒童寫的歌曲,如《做棉衣》《戰時催眠曲》等。他的心靈與人民一同呼吸。對敵人的憤怒與仇恨、飽受戰火煎熬的痛苦和對勝利之後幸福生活的期待,水深火熱中的人們的每一種感受,都是他創作的靈感。

    “冼星海的音樂,既有中國北方的高亢、蒼涼和大氣,又有中國南方的秀美、婉約和流暢。他的這些作品不僅在中國人民大衆中産生了鼓舞、激勵、愉悅、審美的功能,也爲中國的作家、文藝家提供了一個如何能使藝術更多地走入大衆這樣一個重大命題的優秀實例。”著名作曲家葉小綱說,冼星海的音樂創作在形式和結構上十分完美,這和他接受了西方近現代的音樂教育有關;他的音樂語言十分民族化,也十分親切,與聽衆有很強的親和力,這和他孜孜不倦向老百姓學習是分不開的。

    祖國與人民,是冼星海40載短暫而壯美的人生樂章中的最強音。而人民也將世世代代懷念他。

    今年恰逢冼星海誕辰100周年,人們以各種形式緬懷他:群衆、學生合唱他的歌曲;專家圍坐研討他的音樂創作;將他的事迹改編成電視連續劇;在他的故鄉廣東番禺籌建紀念館;網上紀念館裏,爲這位“南國箫手”祭酒獻花。

    在北京朝陽公園,人民音樂家冼星海的青銅雕像巍然矗立,那是他在民族危亡時刻,懷著滿腔怒火進行創作的瞬間——大衣吹起,仿佛千軍萬馬身旁過,雙臂展開,好像黃河之水呼嘯來……(完)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