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訪談:過雪山草地爲何成爲紅軍的死亡行軍?

來源:轉載 發布時間:2006-11-02 19:28:06 浏覽次數: 【字體:小 大】

 

新華網成都9月24日電(記者樊永強  吳傑)雪山草地是紅軍長征中走過的最艱難的路段。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黨史研究室的研究表明,紅軍三大主力在兩年數次過雪山草地期間,非戰鬥減員至少在萬人以上。

    “主要是由惡劣的自然環境和嚴重的缺食少衣造成的。”四川省文史辦長征史專家鄧壽明說,在雪山草地區域停留期間,紅軍並沒有進行大的戰鬥,一路追剿紅軍的蔣介石也采取了圍而不攻的政策,他斷定走向雪山草地的紅軍正走向死亡。

    “紅軍在翻雪山時遇到的最大威脅是高寒缺氧,而相應的准備又嚴重不足。”鄧壽明說,“缺少足夠的冬衣和禦寒的燒酒,加上紅軍戰士絕大部分都是湘、閩、贛、粵籍,從未經曆過嚴寒氣候,也沒有翻越雪山的經驗,因此造成了較大傷亡。”

    “與翻雪山相比,過草地更苦。”鄧壽明說,草原氣候變化無常,紅軍經過時又正值雨季,惡劣的天氣狀況和遍布的沼澤地給紅軍造成了很大困難。

    在若爾蓋濕地采訪時,記者從若爾蓋氣象部門了解到,當地的年平均氣溫只有1.5攝氏度,這還是近年來氣候變暖的結果。當年不知有多少衣衫褴褛、露天宿營的紅軍戰士在漫漫寒夜裏死去。

    人們一般認爲,草地中的沼澤泥潭是吞噬紅軍的最大惡魔。但在潛心研究長征過草地史30年的四川省松潘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楊繼宗看來,與沼澤相比,饑餓才是最大的威脅。

    楊繼宗說,早在1935年6月中旬翻過夾金山後,中共中央就已經認識到“我野戰軍目前所處地域給養非常困難”,在與紅四方面軍會師後,中共中央作出了盡快避開草地東出松潘進入甘南的北上計劃。但由于張國焘的反對和故意贻誤而最終流産,紅軍不得不進入荒無人煙的水草地。

    “在進入草地前一個月,中央就派出了一個先遣團探路。”楊繼宗說,但在進入草地後不久,先遣團就發出“糧秣已絕,茹草飲雪,無法充饑,餓死凍死者觸目皆是”的求救電,幸得運糧隊趕到,才使全團免于覆滅。

    “爲此,中央對過草地進行了盡可能充分的准備,強調每人要帶足15天的糧食。但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楊繼宗說,“紅軍兩大主力會師後人數達到10萬,所控制的地區不到3萬平方公裏,人口不足20萬。10萬人要帶足15天的糧食,按最低的糊口標准也需要150萬斤。在人煙稀少、農作物産量不高的高寒藏區,籌集到如此多糧食談何容易?”

    饑餓,造成了紅軍在草地中的最大傷亡。

    楊繼宗說,1936年7月南下受挫的紅四方面軍與紅2、6軍團會師後,再次經草地北上,又遇到了嚴重的饑荒。跟進的紅二方面軍缺糧最爲嚴重,走出草地時,全軍已損失了3000人。

    “自然條件惡劣的雪山草地區域本來就不是無後方作戰的紅軍的長留之地,也缺乏建立長期根據地的群衆基礎。”楊繼宗說,“這也證明了中共中央迅速脫離草地、堅持北上方針是正確和富有遠見的。”(完)

【打印正文】